孔子言礼貌礼仪工作正能量说说:动容貌礼仪工作正能量说说,人悦之;正颜色礼仪工作正能量说说,人信之;出辞气礼仪工作正能量说说,人乐之

君子所贵乎道者三:动容貌,斯远暴慢矣;正颜色,斯近信矣;出辞气,斯远鄙倍矣。

——《论语》

有礼貌的问路者,脚下的路会缩短;无礼貌的问路者,脚下的路会延长。

——佚名

《论语》一书,是中国古代儒家文化的重要源泉,现今我们很多道德伦理、人生情趣和精神底蕴,都与之有着基因传承的关系。在增强和践行文化自信中,有必要探究文化基因的精髓,知道我们中国人的生命意义所在,人生志趣和人格理想为何,做一名中国人意味着什么。

在做人、做事上,我们都渴望得到他人的认可、信任和支持、帮助。既然心有所愿,那么该如何做到这一点呢礼仪工作正能量说说?就这一人生修为问题,孔子弟子曾参给出了有理的论说和明确的答案。

曾子的这一论说,载于《论语·泰伯》,原文是:

曾子有疾,孟敬子问之。曾子言曰:“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;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君子所贵乎道者三:动容貌,斯远暴慢矣;正颜色,斯近信矣;出辞气,斯远鄙倍矣。笾豆之事,则有司存。”

这里,人将死的所言之“善”,就体现为让人知道“君子所贵乎道者三”的道理。其中的思想价值意旨是:

人生的修身之要,为政之本,当有时时处处操存省察之修为工夫,而不可有造次、颠沛之违。至于笾豆之小事、器数之末务,虽从道之全体上言莫不该有其细分,然有司之守的各自职分,则非为君子所要偏重者。

“动容貌”“正颜色”和“出辞气”三者之修为,皆为求诸己而修诸身之事,每一事又都体现着思存、省察和主一之功夫。这一修为工夫,实是“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”(《论语·季氏》)的“主一无适”价值意旨,亦即是心思做主和自我调控。

修诸身而做好自己:动容貌,就能远离暴慢之形象。

容貌,关乎人的形象和作风,体现着人的修为修养,是礼节修饰的重要方面和载体。在容貌上做工夫,不是为了展示自己形象而取悦于人,而在于让道德修为、礼节修饰落实在容貌之上,尽礼仪之精微,达致文质彬彬。

人的容貌之饰,乃旨在人际交往中相互展示自己端庄形象,同时相互礼待对方,给予对方以珍视、看重和尊敬。己之容貌修饰的德行之为,既能彰显自己的真心诚意和品质修养,又会给他人带来正能量的影响。

“动容貌”而远于“暴慢”的人生修为,既是己身品德修养之事,又是尊敬人而得人之事。“动容貌”,就在于“貌思恭”。修为道德以正心,体现在外是使容貌恭敬严肃。藉由“动容貌”而远离“暴慢”,是自敬、自得之修为。

人之常情所忌讳、排斥者,莫过于“暴慢”之行为。“暴”者,粗厉、粗鄙之义;“慢”者,放肆、怠慢之义。远离“暴慢”之行,使人亲近于己,就在于求诸己而修为于“动容貌”。

“动容貌”的价值旨归,在于礼尚往来。要得到他人的认可和帮助,就得远离“暴慢”之行。自己非暴慢人,方能使人不暴慢于己。修为而自敬者,则人恒悦之而敬之。

从人际关系的相互作用和影响机制上言,“动容貌”而正己之威仪、仪表,以身作则,方能正人于容貌之端正;“动容貌”而修己之形象、作风,方能得人之认可、跟随。

修诸身而做好自己:端正颜色神态,就能取信于人。

颜色,关乎人的形象和神态,反映着人的内心修养,是礼节、礼仪修饰的重要内容和载体。在颜色上下工夫,不是为了突出自己仪容而奉迎于人,而在于让道德修为、礼节修饰落实在颜色之上,把礼仪落到实处,正颜正色。

人的颜色之正,乃旨在人际交往中相互表现自己神态端正,同时相互礼待对方,给予对方以温和、正气和恭敬。己之颜色端正的有礼行为,既能彰显自己的端正严谨和品德修养,又会给他人带来彬彬有礼的正面影响。

“正颜色”而近于“信”的人生修为,既是自身诚意正心的修身之事,又是恭敬人而得人之事。“正颜色”,就在于“色思温”。“色思温”,就是要使道德信实于心神意志中。颜色之正,既是态度庄重诚恳,又是神情真诚自然。

人之常情所忌讳、排斥者,莫过于“不信”的虚情假意之行为。远离“不信”之行为,使人信任于己,就在于求诸己而修为于“正颜色”。与“动容貌,斯远暴慢矣”意旨类似,要得到他人的信任,就得修身而做到“正颜色”。“正颜色”之修为,就在于求诸己而“德润身”(《大学》)。

在人际交往中,信任和认可乃是双向的行为。使人信任自己,先要取信于人。取信于人,就要先做到“正颜色”。“正颜色”,必是诚于心而形诸外之修为使然。

修为正心,使颜色正,就能远离虚伪、欺诈等不诚实之事情。 “正颜色”,虽是礼节之修为,实体现着正心诚意之学问工夫。“待人接物,存心谦和,人自相敬。”(明代 薛瑄)自己不欺诈人,方能使人不欺瞒于己。自信者,则人恒信之。

修诸身而做好自己: 敬出辞气,就能远离粗鄙之俗。

辞气,关乎人的言辞和语气。虽为人伦的小事,但体现着人的修养功夫,为礼节修饰的重要方面和内容。在辞气上用工夫,不是为了展示自己言说多好而征服于人,而在于让道德修为、礼节落实在辞气之上,使之体现道德的修饰,好言好语。

在“出辞气”中,“辞”为言辞、言语之谓,“气”为声气、声调之属。言语发自诚心而合于情理,声调讲究表达艺术,不仅是技巧问题,而且是品德修养问题。修养到位,必然不会颐指气使,疾言厉色。

人的辞气之饰,乃旨在人际交往中相互礼待对方,达致交流沟通的融洽。己之辞气的温和有雅,既能彰显自己心地的纯粹和人格的修养水准,又会给他人带来乐意沟通交流的正影响。

“出辞气”而远于“鄙倍”的人生修为,既是求诸己的修诸身之事,又是施诸人而得人之事。“出辞气”,就在于“言思忠”。忠信之德的有诸己,体现在外便是实实在在、真心实意。藉由“出辞气”而远离“鄙倍”,是自忠、远鄙之修为。

在人际交往中,“鄙倍”之行为,乃人情之大忌。“鄙”者,粗鄙、俗鄙之义;“倍”者,背弃、违背之义。要得到他人的理解和认可,就得远离“鄙倍”之行。远离“鄙倍”之行,就得求诸己,而修为于“出辞气”。

“出辞气”的价值旨归,在于交流通畅。在人际交往中,己能“出辞气”而远离于“鄙倍”,就能得到人之称誉和欢迎。修养诚心,使言语得体、声调和缓,就能远离“鄙倍”之粗俗不堪。自己有礼于人,方能使人敬重于己,乐与己言欢。

从人际关系的相互作用和影响机制上言,“出辞气”而正己之言论、语气,温文尔雅,严肃认真,方能让人感受到善意,而乐意进行交流沟通。言语不粗俗待人,方能使人不轻忽于己。

曾子“动容貌,斯远暴慢矣;正颜色,斯近信矣;出辞气,斯远鄙倍矣”的善言主张,给予我们的人生价值启示是:

在人际的双向交往和互动中,掌握主动权的关键在于自身。求诸己而修诸身,品德修养实,作风形象好,言谈举止佳,便会拥有感染人、影响人的正能量,有助于广结人缘,得人多助。

最后,可以佚名的一句名言作为人生成为彬彬有礼君子之好处的激励语:

有礼貌的问路者,脚下的路会缩短;无礼貌的问路者,脚下的路会延长。

中华文明五千年,历经沧桑而绵延不绝,已充分证明中华传统文化的顽强生命力,和迎接各种挑战的开拓能力。这一文化内涵,既本自“学·思·观”的探求真理而来,又呈现着“学·思·观”的理性自觉和开放思维。让我们齐心协力地一道投入“文化自信”的时代洪流之中,为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冷静的思考,清醒的应对,果敢的斗争,无愧的付出。坚信“文化自信”,践行“文化自信”,中华民族一定能够实现伟大复兴。

欢迎评论交流探讨。文中图片来自网络,感谢版权原作者。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