苔花如米小

题目:“有人(说)经典咏流传中《苔》不合韵律青春句子简短对仗,还有人说是打油青春句子简短对仗,你们怎么看?”

通过审题发现,对于袁枚的这首小诗,题目实际上提出了相关联的两个问题,来供大家讨论。

第一,这首小诗《苔》到底合不合韵律?第二,这首小诗《苔》到底是不是打油诗?

《苔》袁枚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

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

第一,这首小诗《苔》到底合不合韵律?

首先,我们必须明确的是,袁枚是生活在清代的古人,那么他的诗歌肯定是遵从古代传统的韵律。

关于古诗词韵律的变迁,不在今天的讨论范围,我们姑且用《平水韵》为尺子,来衡量一下袁枚的这首二十字的小诗《苔》:

正确的格律应该是:仄仄平平仄,平平仄仄平。平平平仄仄,仄仄仄平平。

袁枚使用的格律是:仄仄仄仄仄,平平仄仄平。平平平仄仄,仄仄仄平平。

细心的朋友一定发现了,小诗中只有第一句不合平水韵格律,其他三句完全符合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小诗中,“白、学”两字,是古代的入声字,归入仄声,而在现代汉语音韵系统中,取消了入声,将其分别归入其他声韵。归入仄声(第三声、第四声)还好理解,归入平声(第一声、第二声)就容易犯疑惑了。“白、学”两字,恰恰归入了平声,造成我们今人理解上的困难。

回过头来,着重说第一句。确实是出律了,这个毋庸置疑。“不到”两字处本该是平平,现在成了仄仄,这种诗句,称之为拗句。

那么,袁枚的这种写法到底可不可以呢?我个人明确认为是可以的。

对于出律的诗句,诗人的处理方法一般分两种,一种是补救,另一种是不补救。

对于补救的方法,诗人的处理方法一般也分两种,一种是音韵上补救,另一种是意境上补救。所谓“词不害意”。

对于音韵的补救方法,诗人的处理方法一般又分两种,一种是本句自救,调整平仄关系,另一种是对句补救,调整平仄关系。遵从的一般原则是: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。

为了行文方便,再补充说明一下,古诗词韵律的定义。

诗词的韵律,大致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:一是平仄,由南北朝时沈约等首先提出,在盛唐以后的格律诗中得到广泛应用,主要是讲究平声和仄声的协调;二是对偶;三是押韵。

假如朋友们对于上面说的这些,关于古诗词的常识,还是闹不明白,建议需要恶补了。

问题又来了,袁枚是否补救了?如果补救了,又是采用了哪种方法的呢?

可以明确的回答,袁枚补救了。

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看到这里我们会恍然大悟,在韵律上袁枚是用对偶的方式补救的。

白日对青春,不对恰,应该无异议,作为词组,到处对自来,前者重点落在到,后者重点落在来,这是一种特殊的对法,例句并不少见。

在意境上更是补救了,这点在下面说。

结论:小诗《苔》是符合古诗词韵律的。

青春恰自来

第二,这首小诗《苔》到底是不是打油诗?

打油诗,相传由唐代作者张打油而得名,其代表作为《雪诗》:

江上一笼统,井上黑窟窿。

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

1.打油诗的语言,后世则称张打油们这类出语俚俗、诙谐幽默、小巧有趣的诗为“打油诗”。有时作者作诗自嘲,或出于自谦,也自称为“打油诗”。

与此对照,袁枚的小诗《苔》不是打油诗。

2.打油诗的格律,虽然不太讲究格律,也不注重对偶和平仄,但一定会是押韵,亦通常是五字句或七字句组成。

与此对照,袁枚的小诗《苔》不是打油诗。

3.打油诗的指向,常被用来对社会百态作出嘲弄及讥讽,也可以作为谜语。

与此对照,袁枚的小诗《苔》不是打油诗。

4.对袁枚的小诗《苔》的解析:

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

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

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使用的句式是对仗,气象庄严,仿佛不怒自威。同时运用了对比的修辞手法,紧扣题目。温暖的阳光照不到的地方,小小的苔,在春天里独自生长,不自卑,不喧闹。

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同样运用了对比的修辞手法,虽然没有牡丹那样的国色天香,万众瞩目,也一样在春天里,张扬自己无限的生命力。

袁枚的小诗《苔》,最独特的艺术手法,就是对仗与对比的巧妙运用。

结论:小诗《苔》不是打油诗。

袁枚

青春作伴黄鹂啭,作为上联,征求下联。

整个对联的正确格式:

平平仄仄平平仄,仄仄平平仄仄平。

按照对联的一般原则: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。

我是依马立画桥,欢迎朋友们互动,对句时,请勾上转发按钮,让更多朋友参与您的头条号青春句子简短对仗

黄鹂双压柳枝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