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是军人出身孝顺爸爸的说说,60岁之前孝顺爸爸的说说,身姿挺拔,走路带风。但最近一两年,他时不时就要去医院报个到。用父亲自己的话说,一是因为怀念我过世的母亲,伤心过度孝顺爸爸的说说;二是因为没有了母亲一日三餐有规律的饮食调理。这我信,因为都是事实。

接到父亲住院的消息时,我正在外地开会。当我马不停蹄赶到医院,刚跨进病房就呆住了,只见一个女人正躬着身子在喂父亲吃饭,父亲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那女人打扮时尚,烫着头发,抹着口红,涂着枣红色的指甲。闻到女人身上散发的桂花香水的味道,我恍惚了一下。

父亲连忙介绍,让我叫女人张阿姨。我不自然地笑了笑,算是打招呼。张阿姨有点不好意思,连忙说下午还有事,准备离开时,对父亲说:“老莫,你好好休息,有事再联系。”

“好、好。”父亲一边答应着,一边目光恋恋不舍地追随着张阿姨。

我与父亲聊了起来。父亲说他与张阿姨是在跳广场舞时认识的,互有好感。我不同意他们交往,因为我不喜欢这样妖艳的女人,而且,也不想父亲再给我找个后妈。

没想到,父亲突然激动起来孝顺爸爸的说说:“你不同意,我愿意!”然后躺了下来,倔强地用背对着我。我不敢惹父亲生气,毕竟他还病着呢。

其实我知道,父亲过得很孤独。他只有我一个孩子,我的工作单位在邻市,与老家有一段距离,不能时时在他左右,但每到周末,我都会带老婆孩子来看望父亲,尽量多陪伴他。

父亲患有肺气肿,一感冒就咳嗽不停,很痛苦,住院是常有的事。我一直想给父亲找个保姆,父亲却总推脱,说他还没到要人伺候的地步。如今,父亲住院,眼前没人照顾,又看到父亲对张阿姨的态度,我觉得必须尽快给父亲找个保姆了,越快越好。

当我再次向父亲提及找保姆时,父亲居然一下子就答应了,让我既意外又高兴。于是,我紧锣密鼓地找亲戚朋友帮忙介绍。很快,段阿姨来到了我父亲家。

段阿姨一身朴素,放下行李就开始做事,不到三个小时,就把家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。看到段阿姨为父亲端茶倒水,照顾得体贴入微,我终于放下心来。

再到周末,我们去看父亲时,明显能感到段阿姨把父亲照顾得很好,家里干净整洁,偶尔还有邻居来串门聊天,一切看起来都很和谐。

因为有了保姆,我回家也没那么勤了。三周后,当我们回家时,却没看见段阿姨。父亲说,他打发段阿姨回家了。问及原因,父亲说:“太爱干净了,让我在自己家里都觉得不自在。”这是什么理由孝顺爸爸的说说

又过了一周,我在家里再次见到了打扮鲜艳的张阿姨。敢情父亲还惦记着呢!我气不打一处来,强忍不快,加紧了再次找保姆的步伐。两周后,保姆王阿姨来到了父亲家。

王阿姨话不多,对家中的整洁要求不像段阿姨那样精细,不会让父亲感觉不自在,只会默默干活。我想,父亲这下该满意了吧?谁知不到两个月,王阿姨就打电话跟我说:“不好意思,我要走了,你再请别人吧。”我问原因,王阿姨说,父亲说她像台机器。我回家后,没好气地埋怨父亲:“找保姆又不是找老婆,只要能做事就行啦,你怎么这么挑剔?”父亲望着我,沉默不语。

父亲再次住院,让我一下手忙脚乱。毕竟不在一地,我在单位、医院、家之间不停地奔波,疲惫至极。

万般无奈,我再次通过家政公司找到了保姆龙阿姨。龙阿姨满面笑容,做事干练。我小声劝父亲:“找个好保姆不容易,不要再挑挑拣拣随便换人了。”父亲有点木然地答应了。

大约一个月后,我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,说他已经把龙阿姨辞退了,因为母亲的项链不见了,他怀疑是龙阿姨拿的。既然这样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

原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,不料半个月后的一天,我去抽屉里找户口本,却发现母亲的项链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。我把项链递给父亲,他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地说:“看来我冤枉人家了。”

工作越来越忙,我不得不再去家政公司找保姆,又遇到了龙阿姨。龙阿姨大方地跟我打招呼,我连忙解释项链的事,郑重向龙阿姨道歉。龙阿姨倒是很大气地一挥手说:“没事,没事,不要责怪你父亲了,我理解他,自愿陪你父亲演这场戏。”

一番话,听得我云里雾里,龙阿姨说:“你父亲知道你孝顺,但是,家里光有会照顾人的还不行,你还得给他找个能说话的,理解他、懂他的。你父亲与张阿姨很合适,他多次跟我诉说心中的苦恼,你还年轻,不懂得老人的心。我也有退休工资,一个人够用,为什么还要出来打工?我老公走得早,为了孩子好,我一直没有再成家。现在孩子也成家了,我自己在家憋闷得很,所以才出来做保姆。”

听完龙阿姨的话,我陷入了沉思。

父亲见我没带回新的保姆,显得很开心。看着他如释重负的样子,可见我这段时间为找保姆的事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困扰,我忍不住一阵难受和自责。仔细想想父亲与张阿姨在一起时开心的样子,连笑都是发自心底。我是不是应该放手,不替父亲安排生活,让他自己选择,也许,这才是更好的孝顺吧。

于是,我故作轻松地对父亲说:“爸,我没找到合适的保姆,要不您跟张阿姨说说,让她来陪陪您?”

父亲愣住了,像没听清我的话,我就又重复了一遍。父亲两眼熠熠发光,高兴地说:“好好,那我问问她,应该没问题。”然后去卧室找手机了。

看着父亲一路小跑的身影,我很惭愧,后悔没有早点站在父亲的角度替他着想。那天出门时,父亲第一次把我送到了楼下,什么话也没说,但我知道他是想表达感谢。

又一个周末,我携妻儿回家。刚到楼梯口,就听到从家里传来的二胡声,那是父亲最喜欢拉的《二泉映月》,接着,一阵女声伴唱直入耳膜。曲调时低时高,演唱婉转悠扬,和谐动听。

吃饭时,张阿姨拿出了葡萄酒。父亲说:“这是你张阿姨自己酿的,纯正、低度,可以尽情喝。”我们全家举杯,父亲端着酒杯,意味深长地和大家一一碰杯,说:“余生,请多关照。”

我重重地点了点头,看向了张阿姨。我知道,父亲这是借机跟张阿姨“表白”,但老爷子又有点害羞了呢!

来源:《博爱》 图片:网络

作者:叶建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