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在购买的《破云》实体书收到了。翻了一下,觉得“淮上太会写了破云经典句子!”感情线部分描写的很细腻,剧情线部分也给人一种看大片的感觉,分镜感很强,尤其擅长打斗场面描写,很容易让读者沉浸其中,紧张感十足。所以和大家分享一下书中的经典语录,大家有自己喜欢的可以留言。

先说感情线部分的描写破云经典句子

1. 我从未如此爱过一个人,一如我爱你。

2. 我那么喜欢你,当然希望你开心了。

3. 最后一个愿望:我希望江停永远爱我!

4. 江停沉思片刻,缓缓回答:“……不,我只是随行家属。”

5. 我爱你,严峫,我想让你也成为那个不可超越的胜利者。

6. “我爱你,我想跟你一起活着。实在不行的话,一起死也可以”

7. 严峫眼底的笑意加深了,凑在他耳边轻声问:“处对象吗,江队?”

8. 同样我让你跳车,也并非出于人性本善或牺牲精神,而是因为你是我的爱人。

9. “当韶华逝去,青春不再;一无所有,遍体鳞伤……你是否还会爱我,直至地老天荒?”

10. 江停他不吃除橘子芒果黄桃这三种之外任何的黄色水果!不吃苦瓜!不吃茄子!不吃胡萝卜!他身体不好不能乱喂他!

11. “我从未拥有过来自父母手足的亲情,不曾体验过男女之间的爱情,甚至没交过什么朋友,连友情都相当匮乏。如果说曾有人最接近我心里那个位置的话,那个人是你。

12. 江停说:“保持那玩意儿干嘛,放飞自我吧,你单不单身都跟腹肌没关系。” 结果严峫一听这话,极其自然又理所当然地接了句:“我单不单身难道不是看你吗?”

13. “——你又喝我家媳妇茶!” 江停双手背到身后:“没有。”

“水都烧好了!” “真的没有。” “上次带去现场说是特意给我泡的实际你全喝了!” “误会。”

14.喝了我的媳妇茶就要给我当小媳妇,要给我做饭按摩洗袜子。

15.纵使千疮百孔,年华老去,我还有你寻遍千山万水,踏破生死之际—再次相聚之前,谢谢你带我回到这人世间。

关于剧情线部分的描写:

1. 命运就像精巧的机关,在每一个可能改变的节点上严丝合缝,所有悲欢离合,所有幽微关窍,最终都将导向冥冥中早已谱写好了的收场。

2. 风从天穹深处席卷大地,穿过山川河流,平原铁轨,以及城市浩瀚飘渺的灯火,吹着尖锐的哨子,旋转飞舞直奔地平线尽头。

3. 时光飞快倒退,河水溯流而上,爆炸后的满目疮痍还原成昔日模样,累累伤痕化为乌有,英灵肩扛荣光奔赴天堂。

4. 中缅两地,横跨万里,罪恶的纽带就此颓然断裂。这么多年来无数嚷哭的冤魂在这一刻超然解脱,升向天际。

5. “回忆,情感,心理印记,这些细节都随着离别被反复升华,死亡是最好的滤镜。”

“死人不可超越,死人永远是胜利者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”

6. 人海茫茫,鬼影幢幢,它在暗处窥伺你,你却无法抓住这只披着人皮的鬼。

7. 我们警方要做的,就是利用这些现场痕迹还原犯罪发生时的每个细节,让有罪的人受到惩罚,让蒙冤的人沉冤得雪。

8. 严哪把烟头丢在脚下,顺脚碾熄: “真正毫无痕迹的犯罪是不存在的,只看警力投入到什么程度,以及刑侦技术发展到什么阶段罢了。”

9. 夏暑未褪, 秋雨就下起来了。霏霏雨线忽大忽小, 淅淅沥沥反反复复, 屋檐下、人行道,到处是混合着车尾气的水洼,空气中总有股咸腥潮湿的气息挥之不去, 让人心烦。

10. “刑侦人员不是神,在对抗犯罪的过程中必然会有力不能及,甚至判断失误的时候。我们会因此付出惨重代价,甚至留下永生难忘的阴影,但那是每个老刑警都难以避免的——最重要的是,我们在下次面对犯罪的时候,还能不能带着伤痕和阴影再一次站起来全力以赴。”

11. 云层低垂,落叶飞旋,巨大天幕下的恭州市华灯初上。他就这么一直一直地往前走,穿过摩肩接踵的人海,穿过硝烟弥漫的现场,穿过轰然坍塌的烈焰与分崩离析的未来;他走过三年孤独沉睡的时光,伤痕累累的灵魂从地狱中苏醒,向恶魔扣下了扳机。

迟到多年的子弹呼啸着冲出枪口,掀起冲天血雾,喷洒在西南辽阔疆域之上。

这一次我终于办到了,他想。

12. 金红的风席卷旷野,裹着远方城市的气息奔向远方。舞台奢靡,一如往昔,斜阳穿过高高的彩绘玻璃窗,映出空旷寂寥的剧院和布满灰尘的座椅;前排只有一个小男孩笑着,为独自演出的提琴手鼓掌——

13. 急速下坠中他们远离天堂,将人世遥遥抛在身后,视野尽处是丛生恶鬼与烈火地狱;华丽剧院灰飞烟灭,而提琴仍在云霄上慨然奏响。他们就在那歌声中一同奔赴旅程终点,仿佛从最开始就紧密不可分割,坠向轰然开启的炼狱巨门。

14. 炼狱化作斑驳扭曲的色块,喧杂如潮水般飞速退去;扶墙的手掌被烫伤,从五指端流淌出的鲜血被烈焰迅速蒸发。但他全无痛苦,也什么都听不见,不论相同的场景在梦中重复多少次都一样,整个世界只响起自己炙热沙哑的喘息,随即他向火海中渐渐走出的魔鬼的身影举起了枪——

15. ——他面前的空地上,不知何时正站着七八名全身黑衣、兜帽遮脸的人,脸和手都隐藏在雨披后,就像趁着雨夜爬出坟墓的僵尸,直挺挺把他包围在中间。

“……不,不,”汪兴业痉挛着手脚往后爬,全身肥肉一齐剧颤:“走开,你们不敢在这里动手,你们不敢……走开!走开!!”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从人群身后响起:“为什么?”“僵尸”们纷纷侧身,天台中央,阿杰右手拿枪,左手撑一柄黑伞,伞下有个黑衣黑裤看不清面孔的男子,似乎带着笑意望着汪兴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