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适合摘抄的名人段落,葬礼的号角就已吹响适合摘抄的名人段落,但是太阳适合摘抄的名人段落,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,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惨照之际,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晖之时。那一天,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,扶着我的拐杖。有一天,在某一处山洼里,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,抱着他的玩具。

当然,那不是我。

但是,那不是我吗?

——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

有些人平庸,有些人绚烂;

有些人朴实无华,有些人光芒万丈;

有些人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。

但是,你总会遇到一些人,由内而外地散发着彩虹般的光芒,一旦遇见过,别人对你来说都不过是浮云。

——文德琳·范·德拉安南《怦然心动》陈常歌译

人之所以悲哀,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,更无法不承认,青春,有一日是要这样自然地消失过去。而人之可贵,也在于我们因着时光环境的改变,在生活上得到长进。岁月的流逝固然是无可奈何,而人的渐渐蜕变,却又脱不出时光的力量。

——三毛《雨季不再来》

我一直很喜欢能自嘲的人,想嘲我的人太多我就自嘲是种智慧,当然想杀我的人太多我就自杀就是个愚蠢,关于饭碗我看到过一句话,真正的铁饭碗是无论去哪都有饭吃,而不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饭。

——韩寒

“我很好”不是指你终于熬到有了钱,有了朋友,有了人照顾的日子。而是你终于可以习惯没有钱,没有朋友,没有人照顾的日子。“我很好”是告诉他们,你越来越能接受现实,而不是越来越现实。我没你们想的那么脆弱,离开你们,我一样能过得很好。

——刘同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

“活着”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不是来自喊叫,也不是来自于进攻,而是忍受,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、无聊和平庸。

——余华《活着》

只有用心灵才能看得清事物本质,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。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。那么,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,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。小王子适合摘抄的名人段落:“你们很美,”他继续往下说“但是很空虚,没有人会为你们而死,没错,一般过路的人,可能会认为我的玫瑰和你们很像,但她只要一朵花就胜过你们全部,因为她是我灌溉的那朵玫瑰花;她是那朵我放在玻璃罩下面,让我保护不被风吹袭,而且为她打死毛毛虫的玫瑰;因为,她是那朵我愿意倾听她发牢骚、吹嘘、甚至沉默的那朵玫瑰;因为,她是我的玫瑰。“人们是从来也不会满意自己所在的地方的。向每个人提出的要求应该是他们所能做到的。权威首先应该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。

——圣埃克絮佩里《小王子》

有一种人的理财学不过是借债不还,所以有一种人的道学,只是教训旁人,并非自己有什么道德。

——钱钟书《写在人生边上·论教训》

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。我知道这有点异想天开,可我真正喜欢干的就只有这个。

——杰罗姆·大卫·塞林格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

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?它会死去,象大海拍击海堤,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,象密林中幽幽的夜声。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留下暗淡的印痕,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。它有什么意义?它早已被忘记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,它不会给你的心灵带来纯洁、温柔的回忆。但是在你孤独、悲伤的日子,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,并且说:有人在思念我,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。

——普希金《我的名字》

瞎子永远不能看见太阳的样子,自然是可悲的,但幸而瞎子同样能有阳光的触觉。寓言里只有手的触觉,而没有心灵的触觉,失去这种触觉,就是好眼睛的人,也不能真正知道太阳的。

——林清玄《光之触》

我小的时候喜欢折纸船,把它放到河流里,虽然不知它流往的所在,但是心情上却寄望着,它能漂向一个开朗快乐的地方。童年的小纸船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有时候,却代表了一种远方的、宽大的、自由的希望。河里有了这种向往,也就有了生命。

正如我希望那些被放生的小鸟,能飞入林间,轻快地跳跃;希望那些被放生的海龟,能回到大海的故乡,自在地悠游,可惜这希望是渺茫的,因为里面有人的功利,有功利的地方就不能有真正的自由。

我也希望,那些漂流在河溪里的亡魂,真能攀住莲花、托着河灯,去找到西方的光明之路,那条路也许是远的,由于人在河里放下了无私的爱,就有可能到达。

——林清玄《放生鸟》

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,不用追。

——龙应台《目送》

夏夜里,许多附近的居民,会汇聚到那人行道上乘凉。有的人倚着桥栏,有的人坐着自带的小椅子小凳上,有的人则来回徜徉。我就很喜欢俯栏眺望二环路上的车水马龙,还有远处像钻石般闪烁的高楼大厦,从中获得一种魅惑的审美乐趣。

——刘心武《风筝点灯》

青春并不容易被遗忘,只是人生是条单行线,更多的时候只关注于脚下和未来,就忘了回头,像是遗忘,其实翻开这本书才知道,青春从未走远,它一直就在身边。

不过毕竟有了岁月制造的距离,自己终于能想一个旁观者,在远方看那青春中的自己,以及青春中的改革,还好,没有脸红,没有嘲笑,没有时过境迁后的不屑一顾,而是尊敬并羡慕。尊敬自己也尊敬那个时代——毕竟是认真地走过,哭过,笑过,大喊过,绝望过,期待过,热血沸腾过,有时连肤浅都带着活力,不能要求更多了,于是羡慕也是自然的。那时,可以正确,更可以犯错误,因为未来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改正错误,所以,青春真是好。

——白岩松《痛并快乐着》(后记)

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的热络的友谊,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。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,这使我觉得清畅。我尽可能不去缅怀往事,因为来时的路不可能回头。我当心的去爱别人,因为比较不会泛滥。我爱哭的时候便哭,想笑的时候便笑,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。我不求深刻,只求简单。

——三毛

我一直觉得,在我们不可把捉的尘世的运命中,我们不要管无情的背弃,我们不要管痛苦的创很,只有维持一瓣香,在长夜的孤灯下,可以从陋室里的胸中散发出来,也就够了。

连石头都可以撞出火来,其他的还有什么可畏惧呢?

——林清玄《生平一瓣香》

对于人间,我们都只是过客,可即使是过客,有些人留恋城市的灯火霓红,有些人却只愿独坐于山间湖畔。心性淡泊的人处在城市的喧嚣之间,总会感到厌倦和疲劳,只因城市的阑珊灯火下,埋藏的总是虚伪和欲望。于是,简单的人总是向往林泉山水。只不过,红尘深处的人,纵使心生厌倦,又有几人能够洒脱地远离繁华,去看外面的世界适合摘抄的名人段落!繁华如梦亦如墙,到底还是阻挡了无数人性灵的归路。

——田园散人《天空一无所有,为何给我安慰》

母亲,原来是是个最高档的全职、全方位的CEO,只是没人给薪水而已。

我在“金钱”上愈来愈慷慨,在“时间”上愈来愈吝啬。“金钱”可以给路过的陌生人,“时间”却只给温暖心爱的人。

我有点发怔,习惯地在沉寂中惊讶我的周围。我望着太阳那湛明的体质,像要辨别它那交织绚烂的色泽,追逐它那不着痕迹的流动。看它洁净地映到书桌上时,我感到桌面上平铺着一种恬静,一种精神上的豪兴,情趣上的闲逸。

——林徽因《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》

你穷尽一生的到的富贵荣耀,并没有被谁铭记,就是铭记了,这个铭记的谁最后也消逝。

——苏沧桑《水知道》

小学生阅读笔记(珍藏版)让孩子记录阅读的美好时光